首页 360全景资讯正文

[全景漫游][学子论文]浅析新媒体事件视域中的国家形象建构

admin 360全景资讯 2020-02-08 71 0
  3、都进行了相关的议程设置,受众参与性较强   笔者在对两次阅兵在新媒体上的传播概况进行调查时发现他们都进行了相关的议程设置,吸引受众参与进来,并产生强烈的认同感和共鸣感。   例如腾讯网的“中国传奇——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专题报道”中设有“我是传奇21916天全民日志”网友可以一个人的经历书写共和国的历史,截至10月中旬,共有约215万人参加了该活动;而挂灯笼、全家福、民族头像等互动形式,可以极简便地创造“实在的共同体”的仪式效果 。而腾讯网又于2015年9·3阅兵之际正式启动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特别节目《9·3胜利日大阅兵》大直播,48小时直击阅兵盛典;另有三军将校全方位解读,3D虚拟演播室全景互动,截止9月3日12时35分直播结束,共计1672万网友在线观看九三阅兵直播。搜狐新闻也推出《中国的“老朋友”》H5互动页面,别出心裁地采用历史互动问答形式,令网友了解参加这次阅兵的“国际老友”与中国的渊源。   我们可以发现上述网站所推出的专题、特别节目和互动页面等,都不约而同地设置了一些媒介议程,进而影响了公众议程;受众的互动性、参与性被广泛提高,这也是源于议程设置当中“议程融合”的作用。受众在信息扩散、意见传播中的高度选择性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群的选择性,同时也于人们对于归属感需要的强烈程度以及已有的信息量相关 。正是由于在媒介仪式这样的节日氛围中,人们对于国家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被唤醒,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深入人心,进而促使受众在选择信息扩散、参与互动方面得到了极大地促进。   (二)两次阅兵仪式媒介呈现的比较分析   1、从电视网络直播到虚拟现实和可视化报道   60周年国庆阅兵式是由中央电视台十三个频道和全国其他电视台于2009年10月1日上午开始现场直播。同时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网等中央新闻网站全程视频直播,新浪、搜狐、网易、腾讯、悠视等各大网站与近百家媒体联手共同推出“28小时直播国庆盛典”特别节目,他们都在最醒目的位置设立了“国庆报道专区”,开通视频直播和现场文字图片快讯。   如果说电视与网络的媒介融合理念实践在2009年是新颖的尝试,那么时隔六年后的九三大阅兵会将全媒体融合的特性更加突出,新媒体事件的报道形式将呈现出更加多样化的视角。   (1)全景视频、3D动画等虚拟现实技术带来全新的用户体验   腾讯应用3D动画技术搭建“辽宁舰”演播室,他们还将新式武器“99大改”、歼-10开进虚拟演播室,使网民产生身临其境之感。新华社、人民日报都引入全景视频拍摄技术,开展立体新闻报道。新华社在阅兵现场布置4个拍摄点,立体全景无死角,成为在天安门广场首次架起了360°摄像机的全球唯一媒体 。全景视频可以将整个阅兵仪式按时间顺序进行梳理汇总,使受众从仰望、俯瞰、环视等任一个角度选择观看,充分带给受众沉浸式的新闻体验。   (2)HTML5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的可视化报道投入应用   HTML5简称“H5”,是指用H5语言制作的一切数字产品。简而言之,就是经常出现在新闻客户端或者微信里的,点开之后又背景音乐播放、可以触摸翻页、内容以及照片为主,文字为辅的多媒体小专题 。例如网易所推出的一系列可视化新闻策划就体现了这一点;《中国阅兵66年:军备不断升级》就运用大量的数据,展现了从1949年到2015年共和国历年阅兵的变迁,对阅兵方阵、受阅军备和人数、游行人数在内的多维度数据进行可视化分析。《那些年,开过天安门的阅兵车》则是以车为载体,重点介绍了每次阅兵的时代背景、受阅人数等数据,这种动图声音相间的新闻产品带给用户全方位的感官体验。   除HTML5之外,新华社客户端还推出了一系列“动新闻”产品,像《“9·3”阅兵期间必备秘笈》、《3D还原八路军击毙日军“名将之花”》等产品都以动画、字幕和图解等形式介绍阅兵中装备方队的各个模块和空中梯队等等。   这种基于HTML5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的可视化报道通过将精准翔实的数据嵌入图像当中,用诉诸感性的手段吸引受众,帮助受众在沉浸体验当中了解更多的新闻事件。   2、从单一媒介播送到社交媒体的完善   国庆60周年阅兵是在2009年,当时新浪微博才刚刚兴起不久,许多现场观看阅兵仪式的网民开始使用新兴的智能手机来记录盛况;虽然当时这样的社交媒体已经开始传递信息,并成为传统媒体之外获取信息的一种补充手段,但是当时的大部分信息仍然是来源于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和四大门户网站。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4G时代的来临,网民开始成为媒介传播的主角,并且其催生了秒拍这样的社交平台。“9·3”大阅兵就是充分地应用了秒拍这样的UGC平台,在秒拍“我们的胜利日”话题中,观看阅兵仪式的观众利用秒拍和微博平台通过自己的视角,将现场的新闻内容予以个性化地呈现,像自己排队时的花絮、普金总统的霸气神情等等。这种基于“平民化”的视角不仅仅是新闻报道的一次革新,更能够促进媒体视角和平民视角的融合,使这种“处江湖之远”的视角被赋予更多的重视与支持,也能够促进更多的传统媒体能够多从草根的角度出发,生产出更接地气的作品。   而此次阅兵当中,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环球时报、中国新闻网等多家传统媒体利用秒拍平台的官方账号实时同步直播大阅兵,以短视频的形式将阅兵中的亮点实时上传。截至阅兵结束时,秒拍共产生阅兵话题短视频内容3.4万余条,其中来自人民日报等合作媒体和媒体记者的视频内容超过700条,单条内容播放量均超过10万,最热的单条内容播放量更是超过100万,随着话题热度的持续,数据量还在持续上升 。综上所述,移动互联网与社交媒体技术的发展不仅仅会促进新闻报道方式的革新,而且还会促进以阅兵仪式为代表的媒介事件以更加多样化的方式吸引受众产生强烈的共鸣。   3、游戏娱乐领域的开发   近年来,“三微一端”(即微博、微信、微视和客户端)等移动社交媒体的兴起,民众的阅读更加碎片化、形象化、个性化和趣味化;大阅兵原本就是以展现军事实力为主的“仪式性表演”,以严肃议题为主要内容。所以,开发趣味性、游戏化的新闻产品,硬新闻的软化呈现就显得十分必要。   像腾讯新闻在九三阅兵的前期、中期、后期均制作了相关的H5页面,移动端任务类互动游戏《我的英雄我的城》运营近50天,收获了1亿3000万的参与量。中国青年报等媒体推出了阅兵主题问答型HTML5产品,玩法相对简单,用户回答6道关于阅兵装备的问题,全部答对便可赢取装备。这些媒体通过新闻游戏化的方式使更多的网民参与进来,提升其仪式传播的吸引力,无形当中塑造国家在民众心中的形象。   这种富有趣味、个性化地游戏化产品不仅贴合移动媒体的传播模式和年轻受众的阅读心理,而且在游戏的吸引当中提升了新闻产品的品牌实力,增强受众的参与感。   (三)两次阅兵仪式传播中的效果比较分析   1、设置议题,并实现议程融合   议程设置假说认为传媒的新闻报道和信息传递活动以赋予各种“议题”不同程度的显著性方式,影响着人们对周围世界的“大事”及其重要性的判断 。两次阅兵仪式也是分别在新媒体平台上设置了一些议题,进而实现仪式传播,构建好国家形象。   例如国庆60周年大阅兵之际,人民网、新华网和新浪、搜狐等网站都在最醒目位置设立了“国庆报道专区”;其中,腾讯网设立了“中国传奇—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专题报道”,并加设“我是传奇21916天全民日志”的议题,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受众对于一些“大事”的判断,而截至10月中旬,约有215万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图c)   而对于“9·3”大阅兵,各大媒体则设立与“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相关的议题,像搜狐新闻从4月21日开始,以虚拟直播、3D动画等新技术启动“反法西斯70周年专题报道”——《胜利之路》 ,整个专题分为三个阶段,持续五个月。截至目前,这场史上规模最大、耗时最长的专题,为搜狐新闻移动端带来超过9000万的访问人数,点击量超1.7亿次 。图c当中的网民热点话题大多与军队、战争、胜利等标签相关,这也就表明了此公众议程是在媒介议程和政治议程的双重影响下形成的。   但两次阅兵仪式在新媒体上的议程设置的效果如何?笔者就此将人民网强国论坛中网民对于国庆60周年阅兵的态度和“事件博物馆”中网民对于九三大阅兵评价词的频次分别进行了一次内容分析。在标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60周年庆典将于10月1日10时开始,在北京天安门地区和长安街沿线隆重举行,人民网将自10月1日6时起对庆典进行直播。强国论坛全程关注庆典盛况,欢迎网友同步点评”的主题活动中,共有428条帖子,发帖回帖共计1214条。而在“事件博物馆” 中,网民对“9·3”大阅兵热议词的频次共计967条。笔者将对两项受众反馈的态度进行内容分析,并做成图表。   从上述两张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国庆60周年阅兵中网民的正态度所占比例为91.6%,几乎是占所有态度的九成之多,对阅兵持消极态度的仅为0.2%,几乎为零。而在“9·3”大阅兵当中,网民的热议词中表示具有深刻纪念意义的正态度占了75.9%,而表示不喜欢、反对之意的负态度占到了8.7%,另有15.4%的人持中立态度。这也就表明虽然受众议程是在媒介议程和政治议程的双重影响下形成的;但仍然有一些议程影响人们对对象的某一属性的判断。   这也就是“议程融合”(agenda melding)理论 的影响,该理论指出,人们是通过融入议程的方式来加入群体的。这一方面说明了人们面对大众媒介所设置的议程时并不是被动的,而是根据自己对于社群归属感的需要来进行积极的选择。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媒介在进行社会整合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 。在对九三大阅兵的热议词的频次进行分析时,笔者发现热议词中“战争”、“热血”、“军队”等带有暴力性质的词语占了一定比例,正是由于这些语词在议程中对阅兵仪式的属性议程产生影响,致使网民对于社群归属感的需要降低,这也就是其中立态度和负态度所占比例较高的原因。   【1】【2】【3】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